首页    杭艺斋简介    杭艺斋随笔    杭艺斋藏品   友情链接    联系方法
  瓣莲巷里画兰竹—忆蒋凤白先生作画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。蒋风白先生驾鹤西去至今算来已四年多了。我那次作客蒋宅也已经十年多了,但蒋先生当日为我挥毫作画的情景在我的脑海中却总是那么清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是一个书画爱好者,喜爱收藏国画,尤其是对原国立杭州艺专的师生欣赏有加。并立志终生为收集他们的画作而努力。1995年秋,我到郑州拜访了著名画家郝石林先生。临别时,郝先生告诉我:“苏州的蒋风白乃国立杭州艺专之高才!应珍藏他的一些真迹,对你日后收藏鉴赏大有补益。”由此我便萌发了拜访蒋先生的想法。  
      1996年 初春,我因公出差到上海。事毕,我便匆匆赶到苏州,冒昧造访隐居在吴门瓣莲巷中的蒋先生。我叩响房门之后不多时,房门慢慢打开,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先生。他衣着朴素,身材瘦小,背微驼。但眼睛很亮。问过之后,我才知道这位老先生。蒋先生非常热情地把我迎进客厅。我马上自报家门,说自己是由郝石林先生指引慕名前来拜谒的。蒋老连连说道:“惭愧!惭愧!”随后,可能是为了让我放松一下,蒋先生带我参观了他的寓所。这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古式二层楼房,南、北各有一个小天井。南边小天井种植着诸多名贵花木;北边种植一丛慈孝竹,生机盎然,青翠欲滴。二楼是蒋先生书房兼画室,里面摆放着古香古色的书柜及画案,四壁挂满了名人书画,令人目不暇接。  
      引我在二楼画室落座后,蒋先生便说:“你远道而来,又与郝老多有交往,今天我心情甚佳,画张画送你聊作纪念吧。但不知你喜欢什麽?”我喜出望外,连忙起身说:“您老请随意,您画什么我都喜欢。”蒋先生缓步走到画案前,铺好宣纸,拿起一只毛笔,临案凝神片刻,接着润湿笔豪,蘸墨适当,左手扶案,右臂悬起,以极快的速度从画纸的左上方至右下方勾出一条长长的兰叶。我双手抻住画纸,屏着呼吸,目不转睛地盯着蒋先生手中那只游龙般的神奇之笔,但见笔锋时急时缓,时撇时挑,时提时按……画室里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,我的耳中似乎只有蒋先生的画笔与画纸摩擦发出的沙沙声。约半个小时,一簇幽兰、两枝翠竹便跃然纸上。蒋先生长舒一口气,接着又提笔吟句题款曰:“兰竹同春,芬芳久久。淑敏研弟留念。丙子新春,八二叟风白。”题款毕,蒋先生从印盒中挑出三方朱文印,分别为“风白”、“蒋押”、“天涯芳草”,并对我说:“‘蒋押’一印是我最喜欢的一方,非得意之作不钤此印。”说着,蒋先生十分郑重地在画上钤下这三方印章。至此,一件佳作便完成了。我无法言表自己的感激之情,当即离案退后一步,恭恭敬敬地给蒋先生深鞠一躬,以表谢意。没想到,蒋先生马上双手抱拳答谢,真让我受宠若惊。 
      不知不觉已是中午,蒋先生的家人前来通知吃饭,我连忙起身告辞,并满是愧疚地说:“实在对不起,耽误您老这么多时间。”蒋先生却一下子抓住我的手,十分恳切地说:“你这次来访,你我是一见如故,你一定要在舍下吃完饭再走!”不容我推辞,蒋先生一直把我拉到餐厅中坐下,蒋先生的夫人及小女儿已将饭菜摆好,四菜一汤,一锅白米饭。席间,蒋先生连连给我夹菜,待我如贵宾,让我感激万分。将要吃完饭的时候,蒋先生还把自己掉在饭桌上的几粒米一一捡起吃掉,真是令人肃然起敬。说实话,那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饭。 
      蒋先生原名蒋鸿逵,1915年生于江苏武进,1931年深造于国立杭州艺专,得潘天寿等大家的亲授,后留校任教,以水墨兰竹著称画坛,曾出版《蒋风白画集》、《兰花百图》、《学画兰草》等专著。老舍先生早年见到蒋先生的画作后欣然提笔赞曰:“年少英气,作画亦如其人,所作花鸟形神兼备。”冯其庸先生亦曾写诗赞誉蒋先生曰:“天下何人画竹枝,金阊门里瓣莲居。三竿两节风和雨,未能平生折腰肢。”并说:“世人只知郑板桥的兰竹可贵,我却以为蒋老的兰和竹都超过了郑板桥!” 
      谨以此文怀念蒋风白先生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<此作2008年9月25日发表于<<中国书画报>>副刊> 
 

版权所有:杭艺斋画廊
联系电话:0635-6212038  邮箱:zhangshumin038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