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  杭艺斋简介    杭艺斋随笔    杭艺斋藏品   友情链接    联系方法
  未曾谋面的老师
     
      我是一位业余书画篆刻爱好者,自幼酷爱篆刻艺术。但苦于求师无门,只能揣摩着自学,所以很难进步。二十年前,我偶然购得刘江所著《篆刻艺术》一书,如获至宝。这是刘江先生关于篆刻艺术的一部专著。由浙江美术学院出版,全书共分准备、学篆、临摹、汉印、边款、古玺、借鉴等七个章节。该书按照由浅入深、从易到难、循序渐进的原则,简明扼要地阐述了篆刻艺术的基本理论和技法。是一部篆刻爱好者学习篆刻不可多得的好书。从此这本书便成了我的良师益友,我时常把它带在身边,可谓手不释卷。我把《篆刻艺术》从头至尾反复逐字逐句地攻读,使我逐渐掌握了篆刻艺术的基本知识和技法。并做到了每印必临,一丝不苟。在临摹过程中,为了追求临其形,求其神的艺术境界,我十遍八遍地进行修改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了《篆刻艺术》作为老师,我学习篆刻也就有了主攻方向。在《篆刻艺术》一书中,我对《篆刻艺术》一书中的汉印尤为叹服。汉印是我国篆刻艺术发展的一个里程碑。汉印的特点是:平正端庄、浑厚朴实、势韵自然、变化万千。正如袁三俊所说:“秦汉六朝古印,乃后学之楷模。”所以我在汉印这方面用功最甚,曾先后临摹汉印数百方,用时长达五年之久。  
     在我苦心钻研《篆刻艺术》的同时,对我的恩师——刘江先生也有了进一步地了解。刘江先生1926年生于四川万县,原名馥安、拂庵,号知非,别署湖岸。1945年考入重庆国立艺术专科学校,后进入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。师从潘天寿、诸乐三等名家。擅以石鼓文笔法写卜文,笔墨雄浑、厚重刚健、章法时有开合,富于变化;精篆刻,印风追古玺神韵,并以甲骨文入印,为篆刻艺术开辟了新境。其作品古朴沉厚,雄健中复见灵动,用刀雄肆老辣,拙朴中流露率真,在当代印坛独树一帜,深为书画界推崇。出版有《刘江篆刻选》、《刘江甲骨文百印集》、《刘江书唐诗百印》等。曾著有《篆刻技法》、《篆刻艺术》等多部书法篆刻之理论专著,并荣获‘‘鲁迅文艺奖优秀奖”,“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”等。现为中国美院教授,西泠印社副社长,中国印学博物馆馆长。是我国当代书法篆刻艺术界公认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。  
      刘江先生向来尊师重教,不忘桑梓,曾先后三次分别给母校——重庆市万州孙家中心小学、重庆市万州分水中学、重庆市万州一中捐款30万元,为家乡教育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。截止到2006年8月30日刘江先生共向浙江省博物馆捐献书法篆刻100件作品。2009年9月19日刘老又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精品书法篆刻60件作品捐献给母校——中国美院。这一崇高的奉献精神,令人敬仰,为人赞颂。  
     “只见其文,而未见其人”是我一个天大的遗憾。为弥补这一缺撼,我突发异想,何不给刘老去封信,一方面表达我的崇拜之意,另一方面也可求教些篆刻方面的知识。2002年冬,我冒昧地给刘老寄去了第一封信,并附上我的习作印蜕数枚,敬请先生斧正。时隔不久,2003年1月9日我惊喜地收到了刘老的回信。当时我的激动之情真是无以言表。刘老与我素昧平生,而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“小粉丝”而已。刘老却能在百忙之中眷顾我这个不曾谋面的“小学生”,大家风范,略见一斑。  
      刘老在回信中,对我寄去的数枚印蜕逐一进行了点评,并用绿笔圈点,以圆圈的多少表示所刻印章的优劣。刘老中肯地写道:“临印尚好,自刻略差。今后应多写篆书,以了解篆书构成之规律及用笔方法,然后以书入印则可大进矣。”金玉良言,感人肺腑,令我终身难忘。同时,刘老还随信送我墨宝一件篆书“勤思”二字。题款曰:“淑敏研弟雅存,壬午冬刘江书于杭州”。寓意我应勤于动手,善于动脑。可见刘老对我用心之良苦。  
      从此以后,我便与刘老时常书信来往。刘老总是在百忙之中不厌其烦地批阅我的习作,并多次提出宝贵意见。他那诲人不倦的育人精神确实感人至深。有一次,刘老在我的习作印蜕上,除用铅笔圈画外,还在其旁写下:“汉印临的较好,创作应求有笔意”.﹙朱文﹚。记得有一次,我的一方“王氏墨妙”朱文印,自以为临的相当精彩,是我的得意之作。但寄给刘老后,他还是批评道:“妙字篆法稍欠”。并在其旁写了一个篆书“墨”字。以示鞭策可见刘老对我要求之严格,批评之中肯。2005年5月16日,刘江老给我随信寄来了他的墨宝 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八个大字。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这句话出自《周易》中“乾”、“坤”两卦的卦辞,其一是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;其一是“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”,它精辟地概括了中国文化对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人之关系的深刻认知程度与辩证处理方法。刘老的墨宝是对我极大的鼓励与鞭策,它将成为我人生道路上的座右铭。能有这样的好老师,乃我一生的荣幸和福分。  
      我喜爱书画篆刻艺术,同时亦酷爱书画收藏,尤其是对国立杭州艺专〈即中国美院的前身〉师生之画作,更是珍爱有加。多年来,我殚精竭虑孜孜以求,先后珍藏到国立杭州艺专师生郝石林、蒋凤白、朱培均、方小石等人的作品50余件。当刘老得知这件事后,非常赞赏,认为这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情。为勉励我继续努力,早日实现珍藏梦,并欣然为我的书画室题写了“杭艺斋”匾额。2007年,我的《杭艺校友国画选》即将装裱成册。我把所藏画作拍成照片,寄给刘老赏阅。时隔不久刘老又为我的画选题鉴,曰:“碧山人来,幽鸟相逐”。使画选顿增异彩。  
      2009年我搬迁新居。在新居我专门辟出一间书画斋,在门楣上挂上了刘江老为我题写的篆书“杭艺斋”匾额。此后我把搬迁新居的消息告诉刘老。时隔不久我又收到刘老赠我的一件墨宝。其作四尺对开条幅,篆书“三人行必有我师焉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”。并题释文“卜文集论语述而句,三人行必有我师焉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淑敏先生正之,已丑夏刘江书于杭州”。“三人行必有我师焉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”。这句几乎是家喻户晓的话,出自《论语。述而》表现出孔子自觉修养,虚心好学的精神。它包含了两个方面:一方面,择其善者而从之,见人之善就学,是虚心好学的精神;另一方面,其不善者而改之,见人之不善就引以为戒,反省自己,是自觉修养的精神。这样,无论同行相处的人善与不善,都可以为师。这种精神和态度是很值得人们学习的,我一定将其铭记心间。它将成为我人生道路上的座右铭。有这样的好老师,乃我一生的荣幸和福分。  
      多年来,我们这一对未曾谋面的师徒就这样默契地交流着。从初读《篆刻艺术》一书,到与刘老书信来往,刘老对我的关怀与教诲使我受益匪浅,终生难忘。在刘老的精心栽培下,近年来我的书画篆刻技艺有了一定的进步。曾多次在省、市水利系统书画篆刻大赛中获得一等奖。同时我在书画收藏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绩,可谓硕果累累,小有建树。我将再接再励,不辜负刘老对我的期望,继承中国传统文化,使书画篆刻艺术发扬光大。  
      祝愿我未曾谋面的恩师刘江先生身体健康、艺术青春永驻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庚寅夏淑敏于杭艺斋  
 
 

版权所有:杭艺斋画廊
联系电话:0635-6212038  邮箱:zhangshumin038@163.com